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含冰诀 第七十三章 百鬼谷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0:43

含冰诀 第七十三章 百鬼谷

胡射向阳闻鸡舞,石垔冬藏春复苏。

跂踵茶花深弄里,椒蟲秋虫千味珠。

这是木族境内流传甚广的一首诗,蕴味独特,生涩难懂。

经翼申一句一顿的分段解释,扶仓才略懂其中含义。

“胡射是一种药材,太阳出来就会闻鸡起舞……”

“石垔是毒蛇的蛇胆,蛇在冬眠时获取便是另一种珍贵的药材……”

“跂蹱山的茶花是木族一绝,但通常生长在悬崖峭壁等一些险峻的地方……”

“椒蟲山有一种虫,听说死后会变成植物,植物成熟会结出各种气味的果实……”

以上这四样东西,算是木族所独有的四大宝物。

“你怎么突然跟我讲这些?”

扶仓觉得有点奇怪,他在和翼申聊起以后到火族的历练时,翼明突然转移话题,突然讲起木族的这四大宝物来。

“徒儿,这四样都是木族最珍贵的药材,它们可都有着各自的妙用,稀少自然名贵,算是世间药材之绝品。”怀中草圣这时却按捺不住了。

“百鬼谷,你们说的这些宝物,皆出自于百鬼谷!”

见多识广的鬼昭见人提起,不太情愿提起这个地方,特别是讲到“百鬼谷”三个字的时候,眼神中自然流露出一种不易察觉的恐惧之色。

“百鬼谷是什么地方?”扶仓好奇心起。

“哦……一个宗派……一个黑暗组织……一个神秘集团……一个草莽落角点,但都不能全面诠释得恰如其分,百鬼谷处在木土火三族的交汇处,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鬼昭试图介绍,但一时找不出恰当的字眼。

“我认为百鬼谷,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一个宗派,他们作风残暴,无恶不作,臭名远扬,但同时也传言,他们疾恶如仇,劫富济贫,恩泽一方。”翼申却有不同的看法。

“百鬼谷还有一个别称,就是五刹门,所谓的五刹,指的是五个山峰的首领,他们以天险作为盘据的依靠,独立于五族,长期在复杂的族系斗争中长存来,给五族的平衡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威胁。”

“老二说得没错,曾经有三次,五族企图联手铲平这个毒瘤,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每年的五族宗室会,这都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鬼昭与扶仓结拜,加上836的四兄弟,其在五人中排名老二,大家都以老二相称。

“五刹门是民间流传的称谓,也是一个望之生畏的恐饰的存在,百鬼谷是官方的名称,所谓鬼者,指其人员构成复杂,大多是各族悬赏的逃犯,是一个各色人等落草的归宿。”

“五刹归五峰,五峰者,胡射,石垔,跂踵,椒蟲,箕尾是也。”

“五峰,处在三族的交界处,是南下北上和东突西进的一个交通咽喉和枢纽,历来是各族必争的战略重地,只是近年来百鬼谷的势力变得愈加强大,变成了一个无人监管的区域。”

“五刹门,又是火族进入神兽山脉的必经之地,镇守着进入神兽山脉的入口,所以百鬼谷的势力,甚至比神兽本身还要强横许多。”

“那是当然,五刹门的手段极其残忍,人们宁愿绕过危险的原始森林,为的就是避开五刹门的锋芒,毕竟人的阴险,与神兽的凶恶,本身就是不同的一个量级。”

鬼昭和翼申都来自火族,百鬼谷虽然是木火土三族的交界处,但更加靠近火族,由此,对这百鬼谷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

对于百鬼谷,来自土族的悔明却有另外一种观点。

“百鬼谷,我们土族人都非常的感激,只要自称是来自土族的,他们便会给我们大开方便之门,而且,百鬼谷并不是你们说的那样阴险凶残,相反,他们对我们土族却做出了贡献,给了我们土族很大的关照和帮助,如果说我这次来木族求学的路费和学费,是百鬼谷捐助的,你们相不相信?”

悔明还是不改话痨的本色,刚才老二和老四中伤百鬼谷,便义正辞严的站起来反驳。

“土族向来保持中立的态度,与世无争,在三次的五族征讨中,土族都置身事外,自然得到百鬼谷的示好和巴结。”

“受伤害最多的是我们火族,因此我们火族与百鬼谷,势不两立,情同水火。”

“我听了这么久,这百鬼谷也好,五刹门也好,与我们西部的青峦宗似乎有点相似,青峦宗与这百鬼谷齐名,要论区别,一个是名门正派,一个是歪门邪派,一个与五族为敌,一个是五族益友。”

一直保持沉默的毕杰也参与到讨论中来。

扶仓对这些大陆上算是常识的信息,要是他们不提起,他全然不知,原来炎黄大陆,除了五族,竟然还会有这些宗派组织,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照你们这样讲,那去火族神兽山脉历练之路,岂不是非常的凶险?”

“老大,提起这些,为的就是想给你提个醒。”鬼昭的“忠”字功德,指引着他必须这样做,他做任何事,都先想扶仓之所想,做扶仓之所未做,效忠致上,兄弟情义是基础。

“所以,要去神兽山脉,必须自身的实力要过关,这也是各个武道学院,为什么要定下严格的资格和标准,才能前往神兽山脉历练的重要的原因。”

“像我们现在的水平,恐怕没见山门,便惨遭横祸了!”

“这也是为什么要去火族,必须绕道土族再南下的原因。”

“但是,如果从木族的领域,直接进入神兽山脉的话,虽然路途凶险,据说这一区域,神兽的性价比会高出许多,但毕竟危机重重,没有足够大的能力,一般的武者却极少作出这样的选择。”

“百鬼,百鬼,这本身就是恐饰的存在,直接历险,将使行程的难度和危险度,骤然提升百倍,谁敢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做为赌注?”

“百鬼拍门万户惊,怎奈罗刹泣轻尘!“

这是我们木族民间流传的民谣,百鬼门绝对是不洁之地,木族人闻之色变,向来是避而远之!”

翼申算是第一个提起百鬼门,心头的顾虑、担扰甚至恐惧,全都写在了脸上。

扶仓注意到这样的一个细节,等大家散去之后,便轻声的问道:“哎,老四,你今天怎么了,好像神色不太对。”

“嗯……唔……我怎么说呢?本来这是我个人的事,从未向别人说起过,既然老大问起,我便讲予你听吧。”

扶仓神情专注,果然没看错,这翼申真的有未尽的隐情。

“老大,老实说,百谷门算是我们翼姓人的仇家,我爹爹是朱雀镖局的首领,也是一名镖师,十多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爹运送镖银途经百鬼谷的时候,惨遭劫杀,最后镖车被劫,护镖的队伍几乎被一打尽,我娘及我大哥都是在那次事故中惨遭杀害,只剩下我爹独自一人逃出生天……”

说道此,翼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已是泪流满面。

“老四,对不起,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不要紧,后来,要不是因为我,我爹爹恐怕活不到今天,那次飞来横祸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我来木族就是想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杀母轼兄之仇,来日必报,所以说

含冰诀  第七十三章 百鬼谷

,我与那百鬼门不共戴天!”

翼申横眉紧锁,咬紧牙关,意志坚定。

原来老四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所知的人生经历,与之相比,扶仓感到了无限的幸福。

起码,扶氏一家,亲人齐齐整整,不像这翼明,自小就面监着亲人惨死,生离死别。

但既然已是兄弟,兄弟的事便是自己的事,等日后强大,再向百鬼谷讨回公道不迟!

湖南治疗早泄医院
吕梁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乌兰察布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济南哮喘病医院联系电话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