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梧桐小說斷魂香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8:18

  深秋季节

  大街上的梧桐树已经落光了树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在西风中瑟瑟抖动两只黑老鸹,站在枯枝上“呱呱”叫了几声,又飞走了

  子夜过后,大街上悄无声息一条黑影从西四牌楼胡同里面闪出来,一晃消失在黑夜里……

  早晨七八点钟的样子

  西四牌楼胡同4号这里原来是满清贵亲王府清朝政府被推翻以后,这座宅子卖给了一个日本人,叫竹雄信一此刻4号的大门敞开,大门两边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活像两只黑老鸹在他们身后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伸着脖子朝里面东张西望院子里站着几个穿便衣的,也有警察指着正北那间主房议论什么那边大门口也站着两个警察,大门外部有几个举着照相机的小报,正忙着拍照门口拉着一条绳子,拦住了苍蝇似的们正房里也有不少人在忙忙碌碌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蹲在地上研究横在沙发前面的一具男尸房间里一切都摆放的整齐有序,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从尸 置看,似乎是从沙发上跌在地面上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放着一只咖啡杯,还有一份汉文版的京都时报

  从4号院大门外面的胡同里走来一个男人,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一顶同样颜色的鸭舌帽风衣的领子立在那里,鸭舌帽的帽檐儿低低压住了眉梢刚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两个个看大门的警察,一伸手给拦住了

  “干什么的看也不看就往里闯你把我们哥俩当出气的”

  另一个说:“走吧,走吧就是一死人,没啥好看的这年头看死人,那儿没有”

  门里边一个探长模样的看见了走过来,看了一眼那穿风衣的男人,连忙呵斥两个手下“你们两个瞎了眼怎么把肃大神探给拦住了他可是局长亲自请来帮忙破案的”

  两个看门的警察一个激灵,连忙点头哈腰陪着不是

  “对不起,肃神探,是我们俩眼拙,真没认出您老人家”

  “真是不好意思,肃神探您老多包涵”

  这位人们口中的肃神探,大名肃戈,是北平城当年挺出名的私家侦探在东四六条开了一家私家侦探所,叫肃戈探索人人奇怪,侦探所就是探案的,干嘛叫个探索别看这名字叫的莫名,肃戈的探案能力,在北平城里可是赫赫有名差不多的人都说的出几桩你侦破的案子什么“血色迷雾”“6 号凶宅”“血脚印”等等

  今天一大早,肃戈就接到了西城警察局长涂三奎的,里告诉他西四牌楼4号出事了那个日本人竹雄信一死在正房客厅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也没有一滴血迹家里什么也没有动过,完全没有头绪的案子涂三奎请他去帮忙涂三奎算是和肃戈有点交情的警察局长,这个忙,肃戈不能不帮

  肃戈在大门口遇到的是个西城警察局的探长,叫乔金宝,也算是涂三奎手下比较得力的探长,曾经配合过肃戈破案,两个人合作还算默契

  乔金宝领着肃戈穿过院子,院子里的人看见肃戈议论纷纷

  “肃神探来了,看起来这案子有点不好办”

  “肃神探出马,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刚刚走到北房门口,那群就像闻到味道的苍蝇,涌上来把肃戈团团围住

  “肃神探,警察局请你来,你有把握破案吗”

  “肃神探,死了个日本人,你觉得和最近北平的反日情绪有关吗”

  乔金宝连推带搡才帮着肃戈摆脱了纠缠进了屋里,正在指挥现场勘查的涂三奎,赶紧过来招呼肃戈

  “肃先生,又要麻烦你帮忙了说实话,如今死个把人真不算什么可你说死谁不好偏偏死了个日本人还不是一般日本人,这下警察局麻烦大了肃兄,无论如何您得帮我把这案子破了”

  涂三奎是个矮胖子,深秋天憋出一脑门子汗,可见心里着急啊他站在身材魁梧的肃戈旁边简直就像个孩子

  肃戈突然抽抽鼻子说:“你们进来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涂三奎茫然摇摇头,反问:“什么味道”

  肃戈在空气里闻到一股极淡的香气,很像一种什么牌子的檀香只是这股味道有奖快要散尽了,已经几乎闻不到了只有经过长期训练的人才可能察觉

  肃戈顺手拍拍他肩膀头子,说:“让我先看看现场”

  涂三奎说:“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动过,都是原样只有法医为了确认死亡,检查过尸体,也没有移动过”

  “报案人是谁”

  “给竹雄信一搞卫生的,早上进北房打扫发现的当场就吓坏了,找了看大门的报案现在两个人都在西屋发现尸体的时间是早上6点40分,警察局接到报案是6点50分看门人老赵头门房有部我们出警赶到现场是7点 0分,根据法医认定受害人死亡时间在凌晨2点至4点之间,死亡原因目前无法确定,没有任何外伤,要把尸体带回去解剖”

  涂三奎简约地通报了案情肃戈一面听,一面看现场在沙发对面的那只茶几下面,看见一只很小巧的三角架,在那只小三角架下面,均匀地散落这一圈圈的香灰

  他从地板上捻起一撮,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对涂三奎说:“就是这个香的味道这是一种檀香,应该是神户牌的,产自日本”

  果然,肃戈很快在一只什品架的下层找到一盒写着日文的檀香他顺手将这盒檀香装在风衣口袋里,然后弯下腰观察这具男尸

  尸体半蜷着身子,扑伏在地板上面,左边脸贴着地板,一只右臂压在身体下面,右边脸朝上,紧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的表情

  肃戈对他这个表情很感兴趣,指着尸体问涂三奎:“你觉得,他这副表情说明什么”

  涂三奎看看那张死人脸,然后说:“看上去很痛苦”

  “这是受害人在临死之前最后一个表情,这样痛苦的表情出现在死亡之前,只能说明一点,致使死亡的原因,令他非常痛苦”

  就在肃戈说完这句话,外面传来很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几个日本人,已经推开了阻拦他们的两道警察闯进来

  涂三奎连忙上去招呼:“领事先生这种事儿不用你亲自来吧警察局一接到报案,已经向贵领事馆通报具体案情总要给警察局一点时间开展案情调查”

  日本领事秀山本春气势汹汹,指着涂三奎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警察局长先生,你应该知道竹雄信一,是大日本重要人物现在意外死在你的辖区,你必须给我国政府一个交代否则由此引起的一切外交纠纷,必须由你负责”

  涂三奎忍气吞声地说:“领事阁下,我们警察局也是刚刚接到报案,正是因为兹事体大,我们特别聘请了北平著名神探肃戈先生,前来协助破案,请相信很快会有个眉目的”

  秀山本春用目光扫视这屋子里的人,问道:“哪位是肃戈先生”

  肃戈转过身对着他,说:“鄙人就是肃戈”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探肃戈听说你曾经在大日本留学,是早稻田大学高材生以后留在东京从师日本著名侦探桥本先生,在日本多次协助桥本先生破案回到中国更是声名显赫,连破积案希望你尽快破案,不要徒有虚名”

  秀山本春这番话,倒是让肃戈心中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自己回来已经引起日本方面注意,很快就把相关资料传过来了

  肃戈淡淡地微笑着回答:“领事阁下,破案是需要时间的更何况这位日本侨民死得扑朔迷离,恐怕破案不是件容易事”

  秀山本春瞪起眼睛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提前为自己无法破案寻找借口吧”

  肃戈还是那副很随意的样子,指着扑伏在地板上的尸体,说:“领事先生,请看一下现场这里没有丝毫打斗痕迹,所有的东西摆放都是井然有序,根据法医初步推测,竹雄信一死于子夜过后的点之间,这里就是事发第一现场现在可以推断有几点疑问:第一,死亡时间是后半夜的点根据警察对竹雄信一仆人的了解,竹雄信一时间观念准确,每天晚上12点前一定会去卧室休息他今天为什么子夜后还在这间屋子里喝咖啡、看报纸第二、死者死前有过非常痛苦的表情,体现在他死亡后凝固在脸上的神态,很可能这就是他致死的原因可是他再也没有丝毫其他的挣扎,肢体是非常自然地扑伏在地上从位置上分析,应该是他突然感觉不适,直起身的一瞬间就倒地死亡了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使人痛苦地死去第三,根据目前调查,府中没有来过外人,也没有人离开那么竹雄信一的死亡,应该只有三种可能”

  肃戈有条不紊地分析,让所有在场人不得不敬佩

  听说有三种死亡可能,秀山本春忙问:“是哪三种可能”

  “第一种,竹雄信一死于某种疾病;这一点要等我们对尸体解剖之后第二种,竹雄信一死于自杀这也要等我们带回所有物证,并对尸体解剖之后,才能确定第三种,竹雄信一死于一种特殊手段的他杀”

  秀山本春抓住了一个漏洞,用讥笑的口气问道:“肃戈先生,你刚才不是已经排除了府中没有来过外人,也没有人离开过那么这个他杀的杀人犯又在什么地方莫非就是府中这些下人吗”

  肃戈微微一笑,说:“领事先生,我说的是特殊手段的他杀也就是杀人者可以不出现在现场,一样可以杀人”

  所有人都感觉奇怪杀人者不再现场同样可以借刀杀人这样的逻辑有些匪夷所思

  秀山本春不得不换了个方式,说:“肃戈先生果然与众不同那好,能不能请肃戈先生给我一个时间限制”

  “非常抱歉,我这个人从来在没有破案之前不答应任何承诺”

  肃戈一点不客气地把秀山本春顶回去,使他脸色很难看,又转向涂三奎说:“警察局长先生,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这个院子从现在起由我们日本领事馆接管,包括你们来勘查案情,也必须由我们的樱花机关批准要取走任何物证、带走任何人证,更加需要我们批准”

  涂三奎主要反驳,肃戈拉了他一把,说:“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这具尸体不带去验尸,我是无法破案的,还有就是茶几上的咖啡杯和那张‘京都时报’,是重要物证,我也必须带走领事先生,你看呢”

  秀山本春想了一下,表示同意:“可以,肃戈先生如果需要在进来勘查,请找一下这位樱花机关的菊子 她就是樱花机关的机关长”

  肃戈朝站在秀山本春身边的那个日本女人看了一眼,点点头,似乎并没有打算去认识的意思倒是涂三奎连忙上前打招呼,说:“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樱花机关的机关长竹雄菊子 ,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肃戈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动,忍不住问:“死者竹雄信一是你什么人”

  竹雄菊子冷着脸,回答:“他是令兄所以菊子拜托两位了”

  说着竹雄菊子朝他们鞠了一个躬

  涂三奎不住点头“应该的,职责所在,职责所在”

  肃戈只是微微点点头

  竹雄菊子留下几个樱花机关的人看守院子,然后陪着秀山本春一起走了

  肃戈示意涂三奎抬走尸体,乔金宝不用命令就拿起了那只咖啡杯和那张京都时报他拿的时候复出小心,只是用两个指头捏住杯子,然后放进了一只物证袋,报纸也放进了专门的文件夹

  肃戈对乔金宝的行动很满意,一面和涂三奎一起朝外走一面对他说:“你抓紧回去验尸还有那只杯子上面的指纹和咖啡残液另外把乔金宝给我做助手,等一会就跟我回侦探所去”

  乔金宝有些喜形于色涂三奎笑着拍拍他后背说:“你小子好命,肃神探肯收你做徒弟”

  乔金宝马上来了个登杆上,说:“师傅,我就认下了啊”

  肃戈不置可否,只是说:“那张报纸不用化验了,你等等去趟京都时报,问问这种汉文版,他们每天出多少份还有仔细查看一下,这份报纸上有什么特别的内容我现在不回侦探所,先出去你去了告诉小芹,是我让你去的”

  肃戈吩咐过后,把风衣领子一竖,鸭舌帽一压,沿着西四牌楼那条胡同走了出去

  肃戈去王府井找到一家专门买香的店,先看了一眼货架,然后问店小二

  “店里有日本产的香吗”

  “有您要哪种”

  “檀香有吗”

  “檀香有,你需要什么牌子的”

  “神户牌”

  “有不过这个牌子喜欢的人不多,也就一两位客人会选这个牌子”

  “你怎么知道”

  “不瞒你老整个北平城,只有我们家买得到日本香到我们这儿来买你说的神户牌檀香的,只有一位,住在西四牌楼4号每个月月头就是我去送货,这位日本人叫竹雄信一”

  肃戈突然想起,今天是月底了难怪只在那个厅里看见一盒檀香

  肃戈取出口袋里那盒檀香,问:“你看看,这盒是不是你店里的货”

  店小二接过来,打开盒子取出檀香,对着盒子底仔细查看了一番,然后把香装好,还给肃戈,说:“先生,手里这盒还真是我们的货可你从哪儿来的”

  肃戈收起那盒檀香,说:“你明天不用送货了”

  “怎么啦”

  “这位竹雄信一今天凌晨已经死了”

  “啊死了”

  共 1021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作者第一部侦探题材的小说,作者文字功力深厚,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丰满,可谓栩栩如生情节扑朔迷离,跌宕起伏,将一起神秘的死亡案件刻画得十分紧凑,尤其是最后的结尾,进入神来之笔,将一起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在我国秘密研究生化武器的罪行揭示出来却又用巧妙的构思和周密的设计,让这个制造生化武器的罪犯,死于自己研制的病毒这可谓匠心别具的设想作品运用逻辑推理层层推进案情,笔法娴熟老练感谢赐稿梧桐【:春花格格】【江山部·精品推荐 5】

  1楼文友: 17:45:27 欣赏侦探小说,了解当年北平 喜欢文字的女孩

  2楼文友: 19:20:09 学习师父精品,有病也没耽误,也没耽误投稿,这精神值得学习

  七十抒怀

  两鬓如霜岁月迁,潮兴潮落任舵船

  悬壶五秩行人道,济世一方送福田

  喜看杏林红日照,唯求文苑好风传

  心宽更得儿孙乐,菽水承欢度晚年

  回复2楼文友: 2 :10:29 呵呵,谢谢啊

  楼文友: 21:5 :07 祝贺江南老师喜摘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楼文友: 2 :10:50 谢谢晚霞鼓励

  回复4楼文友: 09:26:18 谢谢彩石

  5楼文友: 07:41:52 祝贺江南老师佳作又获精品,恭喜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5楼文友: 09:26: 9 谢谢吴社

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有什么可以快速止泻的办法
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