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一眼超越 第98章 那是独特的装逼技巧

发布时间:2019-12-04 04:42:00

一眼超越 第98章 那是独特的装逼技巧

无语!

真正的无语!

凌悠看着对方,真的很想问一句大哥你是没睡醒吗?

一个珠宝加工职业的人,突不突破跟烤鸡翅,跟养狗,跟女装,有半毛钱的关系?

完全不搭的好嘛!

想突破也别这样啊!

“胡奈兄弟,你冷静点!凌兄刚才是缝制了一件女装,但并非穿上女装就突破……我知道你三年不能突破,很是焦急,但也不能牵强附会,乱扯因果啊!”

就在凌悠腹诽之际,一道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顿时把凌悠感动的啊——终于有个明白人了!

然而……

这念头还未想完,那道声音已是再度响起……

“不过……鸡翅油滴晋升灵画,放狗超阶炼器……这些,都是咱们有目共睹的,有因有果,未必不能一试……我正好修炼上遇到了瓶颈,胡奈兄弟,你我共勉啊!”

一句落下,凌悠差点喷出来!

卧槽!

还以为来了个明白人,怎么还是个二愣子?

都说了我那是独特的装逼技巧,摆你们面前你们也学不来的,怎么就不明白呢!

还有……你修炼遇到瓶颈,到这寿宴上来说干啥?现在是献礼交流环节,不要跑题好吧?

凌悠一阵腹诽。

其实,也不是这人没睡醒,而实在是凌悠他丫刚才做的事,太过颠覆三观!就好像一个苦练数十年武功的高手,突然发现自己的苦修还不如某个少年随便学一学,那,当然会让他怀疑之前的路子……

到得那时,对方的路子多荒谬,都会被脑补出各种合理的解释,继而,渴望学习。

毕竟,事实,才是最有利的证词。

只不过这一幕在凌悠看来,却着实啼笑皆非了些……

“咳咳……各位别闹了,胡奈兄弟,你也别杵着了,既然有瓶颈,就做做看吧,反正这里的材料不用咱们出……”

一句落下,那边宋竹嘴角猛地一抽

,虽然他绝不至于在意那些个材料,但听到凌悠这话,心里依旧怪怪的……怎么着?合着我这是专门给你提供装逼的素材来的?

苦笑着摇摇头,正想说些什么,那边,却已经开始了动作——凌悠没两下,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眼之后,就把对方所谓的“打磨”技巧“+1”超越了去,而后,先是真刀实枪地做了一番!在“铁证”面前,轻轻松松数出“一二三四五”,种种缺陷,各种改良……句句切中肯綮,直指核心,只听得对方不断点头,满脸钦佩!

不多时,心有感悟,满心欢喜地退了下去,凌悠也借此,又献一礼。

更妙的是,这一例一出,周围的那些个天才再无迟疑,连忙涌了上来!

“凌兄高啊!在下的献礼,也请指点一二……”

“请不吝赐教!哎后头的你怎么挤我!”

“我先来的!”

“呸!刚才我就站在这,差了一步才让胡奈抢先了!”

“呵呵……亏你们还自诩天才,这般争抢,像什么话?丢人!凌兄,我先来!”

声声喧哗,吵闹无比,逼得凌悠只能板起脸要求排队,排整齐,这才稍微有了点秩序……

眼见这一幕,主持这一切的宋竹真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但这不能怪他失态,而实在是这次寿宴太特么离奇了——先是凌悠写“以上全部”,一个个天才不服出来挑战,再是凌悠完虐三人,一个个天才如避蛇蝎般弃权,最后又变成了眼前这般蜂拥而至,争先恐后地求指点……

如是反转反转再反转……

这到底办的是寿宴还是旋转木马?

宋竹摇头苦笑,脑中,却是不可抑制地涌上了一个念头——我是主持这次“献礼”环节的人,刚才,还帮了那牲口一次……既如此,我是不是也能去求个指点?

好像可以的哦!

嗯,宋竹也堕落了。

……

……

数个时辰之后。

一片青翠竹林间,哒哒落子声不断响起,却见数名老者围着一座石棋盘指指点点。其中两人,入座对弈,你来我往,杀得好不精彩!每一子落,都仿佛千斤重坠,震得石盘吱呀作响。而周围的几名老者,也都气息深沉,真元饱满,皆非寻常修炼者可比。

他们,自然就是之前被请到了“旁处”的老一辈,除此之外,坐在右首的那位白衣如画,眉色如墨,一身气质宛如深渊大海的老者,正是本次寿宴的主人翁——心墨老人。

“老友,你败了。”

心墨老人话音匍落,一子鼎定乾坤!对面老者摇头叹道:“又输了,还是赢不过你……不过无妨,黑泉师兄培育出的天骄,绝不逊你门人!”

“哈哈……对弈输了却说这话,老友,你脸皮真厚!”心墨老人摇头笑着,浑不在乎对方言语,摆手道,“好了,棋就下到这里吧……那边,也差不多该完事了。”

这声落下,场间一众前辈,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一人忍不住问道:“老友,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不错,哪有你这么办寿宴的……”

“对对,是得说个明白!”

“还得说正经的!你可别说,把我们请到这儿,大费周章隔绝传音就为陪你下棋啊?”

有身份来到这里的,都不是弱者,更有几人和心墨老人关系颇佳,听得心墨老人提起“那边”的寿宴……他们,当然忍不住要问上几句。

“呵……时候未到,不可说。”

心墨老人摇头道。

“你……好!那我换个问题——刚才我见外头搬进来一座金碑,想来和你那所谓的‘献礼’有关……但你为何看也不看,直接让人搬走?”

“不错,那金碑究竟是什么,这总该说个明白吧?”

闻声,心墨老人笑了:“那座金碑上倒是没什么,就是个‘目录’……想想也是满满算计,有甚好看?”

“目录?唔……原来如此!老友,你可真会设陷阱!”

瞬间,场间一干人等就明悟过来,纷纷指责心墨老人不厚道,居然挖这种坑给他们的门人弟子!

“越老越怪的名头,你算是坐实了。”

一人忍不住出声,引得众人共鸣。

的确……自己精心设计的“考题”,又耗了不知别人多少脑细胞,最后却连看都不看一眼……这等前后颠倒的行径,怕也就只有这位“五老之首”做的出来了。

听得指责,心墨老人丝毫不恼,反倒哈哈大笑,捋着胡须道:“老夫就是想让那些个,自以为揣摩到老夫心思的小辈,好好领教一番……这世上,能猜准老夫心思的人,还没出生呢!”

“你个老不修。”

“老怪人!”

“也就你,这么热衷戏耍小辈!”

众人纷纷摇头。

“这批天骄,未来可期,不趁此时戏弄一番,岂不可惜?”

心墨老人倒是有他的歪理。

一句既出,顿时又引得众人一阵指责,不过指责归指责,众人也没有因此就失了信心——毕竟,他们这次带来的,可都是精英,天才!

算计失败又如何?终究是小道!

实力,才是一切!

就在群老闹腾,揶揄之际,突然外头一阵脚步声,引得众人眼睛一亮!

“来了!”

果不其然,随着心墨老人大手一扬,此间禁制先开复闭。没过多久,他麾下的一名弟子就领着几名小厮,搬着打包之后的众多“礼物”来到了场间。

一时群老瞩目。

包裹拆开,第一件印入眼帘的,乃是一件画作……

“三境画作?流光图?哈哈!错不了,这定是我师侄风吹莫所做!”

只一眼,先前与心墨老人对弈的老者便是喜笑颜开,捋了捋胡须,满意笑道。

武汉东大肛肠医院专家
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治疗
银川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梅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