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十五章 女鬼紫玉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4:55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十五章 女鬼紫玉

第十五章女鬼紫玉

“你是人是鬼啊!怎么突然出现,我还以为是僵尸呢!”文辅拍了拍胸口不满的问道。女子听了文辅之言眼神变得迷茫起来,忽然自语道:“僵尸。。。爹娘。。。我。。。,不!爹娘你们在哪?难道我已经死了!”文辅看着女子空谷幽兰,清丽脱俗的脸庞突然心生同情:“你还好吗?不论你是人是鬼,爹娘是否不在了,你都应该节哀,你应该振作起来,也好为你的爹娘报仇啊!其实我的爹娘也已经离去了,可是我相信他们也不希望我们伤心,不是吗?”

女子眼神开始变清,看着文辅淡淡的説道:“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一定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我能帮忙的话,一定会帮助你的!”文辅听了女子的话心中一喜,脱口説道:“不瞒你説,我是在找制作引路符的朱沙,只有制成了引路符才能找到尸源消灭僵尸!”女子听了文辅的话先是一惊,随即释然道:“朱沙?这朱沙有到是有,但是我却不能接近,否则就会受到伤害!不过即是灭尸我可以带你去取,你随我来吧!”文辅跟随红衣女子向后院走去。

来到后院,只见一口枯井冒出阵阵黑烟,烟雾之中无数怨灵时而飞出,怨灵见文辅前来纷纷上前要伤文辅,文辅脸色大变,刚想凝剑,红衣女子突然挡在文辅身前大声喊道:“乡亲们,不要伤害他,他是个好人,他会为大家报仇的,请大家相信我!”

听了女子的话怨气渐渐散开,一条道路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女子连忙抓住文辅的手向前飞去,由于文辅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也来不及细想,突然感受着掌间柔滑中带着冰凉的温度,心中不免狂跳起来。

在一座完好的xiǎo筑门前二人落了下来,只见xiǎo筑四周竹林密布,一条青石xiǎo路极为典雅的显现在眼前,木质的台阶古色古香,一看便非寻常人家所有,女子想要将手放开,却发现文辅还在死死的抓着,不免笑道:“都道地方了怎么还抓着人家的手啊?”文辅一愣急忙将手收回,脸上不禁有些微烫,也尴尬的不知説些什么,女子见到心中暗笑,不过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説道:“这里便是我家内院,朱沙就在里面,但是我却无法进去,少侠如果找到朱沙就将其放好,我感知到便能进去了!红衣女子慎重的説道。文辅感激的一笑,diǎn了diǎn头,随即向屋内走去,初进xiǎo屋可见一张素琴整齐的摆放在大厅中央,在素琴后一幅山水挂画挂在墙上,再向左看去,有一个梳妆台,台上一盒朱沙整齐的摆放着,文辅大喜急忙向梳妆台走去,收起朱沙屋子顿时变得阴冷下来,一张床上一位素衣女子安详的躺着,她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一对柳眉宛如雕刻的一般,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她满脸祥和却缺少了生气,让人看不出她是因何而死,这个人正是外面的红衣女子。

“怎么样,我生前还算漂亮吧!”不知何时女子已经站在了文辅身后,文辅心中一惊暗自苦道女子神出鬼没,若是没胆定会被他吓死,不过他表面上却diǎn头説道:“多谢姑娘的朱沙,还不知姑娘怎么称呼?”红衣女子微微一笑:“我不告诉你,少侠怎么称呼呢?”文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回答,不过却也释然,人各有性嘛:“在下王文辅,朱沙我已经得到了所以我要离开了,竟然姑娘不便告知姓名,那我们就后会有期!”

女子双眼迷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瞒公子,我名叫紫玉,我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日后也没个打算,就是有也难以实现。”文辅听闻想了想,对紫玉説道:“如果紫玉姑娘不介意,就随我们去灭尸如何?这样也好替你爹娘报仇。”

紫玉双眼一亮,连忙答道:“这样也好,如今这个村子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能与少侠同行也是我的荣幸啊。”文辅嬉笑:“那样甚好,我们走吧!”文辅説罢转身想到,这下就算遇到僵尸也不怕了,有紫玉在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僵尸又能奈我何!出了xiǎo筑紫玉回头看了看,长袖一挥火光冲天,xiǎo筑被火光淹没,文辅暗叹可惜但他却明白紫玉心意已决,就如同当年的他一般,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更何况説这xiǎo筑留个僵尸更加可惜。

回到船上紫玉却躲在了文辅身后,如大家闺秀一般不好意思见到众人,蓝颜一双慧眼一眼就认出紫玉是个灵魂之体,但口上却没有diǎn破,凌雪从一边跳了出来看到文辅大声喊道:“要你去找朱沙怎么去了这么久,差diǎn让我们担心死!咦?这位姑娘是。。。?”

幕阳听到文辅回来了也从房内走了出来,文辅见人到齐,连忙为三人介绍道:“这位姑娘名叫紫玉,她很可怜的,全村人都死了不説他也被僵尸逼死,怨魂不散势要为所有人报仇。”

三人听闻文辅的一番话后均表情各异,蓝颜上前説道:“文辅竟然你知道她是魂体为何还要留下她呢?”文辅听了蓝颜的话心中暗道不妙,可嘴上説道:“因为我跟她的经历相同,心生同感,蓝姐姐不会因为她是魂体便视她为异类吧,她在我心目中是个好人,这朱沙便是她为我们寻来的,你们就给他一次留下来的机会吧,她会证明自己的!”

紫玉看出了众人的心思,又不想为难文辅,于是她微微蹲身向文辅谢道:“感谢少侠收留,xiǎo女子永生不忘,不过竟然大家不想挽留,我离开便是!少侠之恩来世再报!”

“紫玉别走!你们不留她她还能去哪?你们知不知道她以经没有家了,哼!你们不留我偏要留下她,不然你们就连我也一起赶走好了!”幕阳见文辅如此坚决无奈之下説道:“罢了!那就先将她留下好了!如今我们要以大局为重,找到尸源,平复尸祸,这件事以后再议!”

蓝颜和凌雪也diǎn了diǎn头,紫玉眼中泪光闪动喜极而泣:“多谢几位收留!紫玉将永世不忘各位大恩,愿为各位当牛做马,两肋插刀。”蓝颜不动声色转身离去,凌雪拿起朱沙也转身去炼制引路符,幕阳拍了拍文辅肩膀:“万事随心而为,只要自己无悔就放手去做吧!”文辅轻轻diǎn了diǎn头望着幕阳离去的背影心中泛起阵阵复杂之情:“表哥。。。!”

紫玉见文辅表情复杂,心中也不免有些惭愧。“紫玉,你説我是不是有些任性,每次有事,或是犯下错误,引起事端,都要让表哥替我承担,我。。。。。。”

紫玉见文辅感伤安慰説道:“文辅你也不要自责了,大家只是担心你,关心你,才会无法放开你,我知道你想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想要自由,可却始终被命运束缚,若説此事我也有,你都如此自责那又让我如何面对啊!”

文辅叹了一口气,为紫玉找了一间屋子便离开了。炼器室内凌雪独自站在空空的屋子里自语道:“他带不带回紫玉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在乎呢!这个讨厌的死猪,成天没个正事,还总是让人担心,恨你,恨你,恨你!我要忘了你!”凌雪的嘴上这么説,眼中却写满了不舍,仿佛若有所失一般,这时蓝颜从外面走了进来:“雪儿,引路符炼好了吗?怎么还没炼啊?怎么啦是因为文辅吗?”

凌雪眼中出现闪躲之色,嘴上假装笑着説道:“我没事儿,只是在想引路符的炼制方法罢了,至于文辅他做什么是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蓝姐姐,你就别瞎想了!”

蓝颜听了凌雪的话明显感到她回答的是如此的牵强,然而却轻笑一声转身离去,凌雪见蓝颜离去轻叹一口气后盘膝而坐开始了引路符的炼制!客仓内,文辅独自回到屋子里,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青栾玉佩,文辅看着玉佩眼泪竟开始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娘,是孩儿不孝,整日只顾玩乐,修为也毫不上心,而且整日给表哥惹事,害大家担心,如今大家都不理我了娘你还会原谅我吗?”

扶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第二十五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宁波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