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43章 飞舟上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6:02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43章 飞舟上的故事

无边暴风海上空,一艘中型飞舟在高巡航着。

飞舟前端,周青成、朱九、陈燕三人守着晶石柱,围坐而论。刚离开家,周青成显得十分兴奋、活跃,反倒是朱九、陈燕这两位周家供奉很淡然,替他讲解着一些人和事。看得出来,这二人似乎很受周家的倚重。

另一端,福伯却呆在张卫东的静室外,悠闲的持着一卷典籍,喝着百果酿。他身边少了xiǎo青、xiǎo金和踏云兽的身影,这三个家伙被张卫东呆在了身边,平时他参悟修炼时,让它们呆身边,大有益处。

比如,象宁王就喜欢在张卫东参悟修炼时,呆在一旁感悟。

飞舟一侧,周若然一个人孤零零的倚靠着,望着极略过的白色云朵,怔怔出神。

她身上充满着悲伤的气息,这一路上从未断绝。

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孤立无助。

她不想去距离周青成太近,也不想靠近静室,那里面的男人可能是她未来依靠的人,同时也是生生拆散她家庭、与丈夫分离的祸之一,尽管张卫东并未主动要求什么。

她身为周家旁系,而且生的美艳又内媚,对男人有很强吸引力,但更痛苦的是,老天偏偏让她拥有了修仙界十大特殊体质的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是什么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43章 飞舟上的故事

,她并不知道,也想知道。但是,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纯阴之体,很可能是为别人准备的。尤其是男人。

看到周祖五、周青成等人当初热切的目光,周若然便能猜到了几分。

或许。她就是男人用来采补的炉鼎。

炉鼎,她是知道的。炉鼎的下场就是成为男人的玩物。采补对象,最后本源枯竭,然后凄惨的死去。

在周家祖岛上,上层圈子里,下到年轻贵公子,上到金丹高人,之间不乏炉鼎的买卖、交换,这一生意十分的活跃。一旦成为炉鼎,那么没几个能好得了。

只是。她又能如何呢?

万一这位张前辈提出侍寝,她能拒绝吗?

“xiǎo姑娘,来,过来坐坐!”福伯放下了典籍,冲她温和的招呼了声。

福伯一脸慈祥,目光正直,让人无法揣测他是大奸大恶之徒。

周若然怀疑自己听错了,犹豫了下转身,见福伯朝她招手。

周若然咬了下嘴唇。朝那边走去,大有慷慨赴死的气势。突然的,她身体颤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过去。

“前辈!”周若然行礼。

“呵呵。老夫可不是什么前辈,只是少爷的管家而已,你可以叫我福伯!”福伯一指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乐呵呵的説道。

“福伯——”周若然垂着头。低喊了声。

“不用紧张。老夫见你一路心情不好,神魂萎靡。所以唤你过来聊聊。来,喝口茶,可以驱散郁结之气。”福伯给她取了一个xiǎo茶盅,满溢着元雾茶的清香。

周若然听命,捏着茶盅,一口饮尽。这时她的心静了下来,既然没得选择,她倒要看看,对方到底要把她怎么样。

茶水进肚,一股磅礴的舒适气息升腾,直冲识海,滋养神魂,似乎神识、神魂都壮大了一分。

“这茶!”周若然捏着xiǎo茶盅,不由呆了下。

“这茶是少爷赏赐的,算是中等元茶的茶水,可以滋养神魂、神识,长期喝,大有好处。”福伯微笑的説道。

中等元茶,对金丹修士也大有好处,别説区区一名筑基五层的修士,那效果就更大了,立即能感觉到不同。

“中等元茶!”

别説周若然没喝过如此高等的茶水,就是另一端耸着耳朵的三人,也大为羡慕,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两个茶盅。

这一xiǎo盅,估计就值上千晶石了吧?

一时间,周若然手足无措了,才冷静下,心又乱了。

“前辈,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周若然鼓起勇气,直接问道。

福伯愣了下,诧异的道:“xiǎo姑娘,你怀疑老夫别有用心?哈哈,你xiǎoxiǎo年纪,修为又低,你説你对老夫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对老夫毫无利用价值,对少爷来説,就更是如此了。所以,xiǎo姑娘,别想着所有人都是坏蛋——”

周若然一时窘迫,脸红的不行。

难道自己真错怪他们了?

不会!

“前辈,你知道,我是纯阴之体!”周若然决定直捣黄龙,直指核心问题。

“纯阴之体?老夫还真不知道。这一体质特殊,谁娶了你,谁有福气,修炼上大有助益!”福伯惊讶的打量了她几眼。

纯阴之体靠眼光是看不出来的,必须探察才行。

福伯的一丝疑惑终于解开了。周祖五送来了一名女子,虽然美艳,但还远比不上公孙无雪,现在看来,果然是大有用心,居然是纯阴之体的女子。这就极为珍贵了!

若是少爷能拥有此女子,对修炼肯定大有帮助。

另一端,周青成三人脸色一变,尤其周青成,看向周若然的目光有些不善了。一路上劝告、警告此女配合,现在看来都白费了。

朱九眼中则是贪婪,陈燕却是有吃惊和怜悯之色。

“福气吗?我宁愿不要这体质!”周若然惨然一笑。

“这是为何?”福伯随口问道。

“我的未来已经注定了,被人送给张前辈为妾,供他采补!”周若然心一狠,直白的道出真相。

“周若然,你胡説八道什么?!”周青成怒了,慌了,一下站起来,怒喝道。

周若然转头,朝他恨恨的道:“难道不是吗?”

“做人要有良心!我爷爷逼过你吗?逼过你家吗?给予了你家那么重的礼和大好的条件,你当时也是同意了的。让你伺候张前辈的饮食起居,这有什么不行?如果你不同意。当初就应该拒绝,我周家嫡系还不至于为难你、逼你就范!现在反悔了。也好,我这就联系家族,所有条件作废!这下你满意了?”周青成冷喝道。

周若然一冷,顿时慌了,哆嗦着説不出话来。

她可以想像到,一旦反悔,亲人们的下场。到时不用周家嫡系出手,恐怕拍马周家的大有人在,落井下石。这根本不算什么。

“够了!”

福伯一声大喝,众人都静了下来。

福伯皱着眉头,一扫四人,不高兴的説道:“你们周家的事,自己处理,在这里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不要打扰我家少爷的修炼!”

“还有什么纯阴之体,我家少爷并不稀罕,哼!”

“在你们看来,纯阴之体如绝世珍宝。亿万中无一,但对我家少爷来説,就算再好上十倍百倍的体质,也不过如此!”

一收茶盅。福伯冷着一张脸重新持起典籍。

刚才,他有意考虑给张卫东撮合这女子,一切为了修炼。但现在看来。这还是个麻烦。

尽管纯阴之体的女子亿万中无一,但对少爷来説。并非一定要得到她。

少爷的未来有无限可能,将来就算是元婴真君。或许都要俯称臣,大礼跪拜,现在区区一名纯阴之体的女子又算得了什么,还这么多麻烦事。

福伯一怒,所有人都不敢再説话了。

接下来一个月,福伯依旧守着静室门口,不言不笑,周若然经历了一个心理艰难蜕变的过程,先是惶恐、绝望,毫无生气,消瘦了许多,后来似乎想通了什么,又或者和周青成妥协过,主动的替福伯斟酒、捏背,就是一句话也不説。

而周青成几次想过去解释,但每次都迎上福伯的冷眸,他胆怯了。

朱九、陈燕二人事不关己,干脆轮流掌握着飞舟,另一人就地打坐修炼了起来。

这一月,飞舟擦身而过遭遇的修士着实不少。但无一人敢上前拦下它。

中型飞舟,如此巨大,肯定是晶石驱动的。以晶石驱动,这手笔可不xiǎo,一般人都舍不得用,也买不起这样的飞舟。

所以,暂时倒很顺利,安全度过。

这一天,福伯终于放下了典籍。

“老夫问diǎn事,你们谁知道红鸾天宫、上清派、魔宗、天剑门这四个门派?据説它们在一个叫青莲山脉的地方——”福伯一扫四人,扬声问道。

周青成踊跃的想回答,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魔宗什么的,剑修门派肯定不少,或者红鸾天宫、上清派这些门派也可能存在,只是一结合青莲山脉,似乎真没听説过。

其他人冥思苦想,似乎也没有答案。

福伯一看就知道没戏了,不由摇头叹息。

当初少爷在传送时,出了岔子,因而来到了这一方世界,从青洲、山海城、黄石城、黄风号,然后一路到鲸鲨号海上堡垒,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四个门派、青莲山脉。

现在到了寒石领,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福伯,您是找什么人吧?”周青成灵机一动,问道。

“恩,你听过这四个门派?”福伯诧异道。

“没,没有,不过,弟子提个建议,如果那四个门派及青莲山脉在火焰仙岛范围,那么只是时间长短,肯定会有结果!”周青成肯定的説道。

“哦?什么建议,你説!”

“到了地黄领,去巨鹿城这最中心城池,肯定有修士工会分支,到时可以在那里布任务,只要悬赏不低,肯定有人感兴趣的。让更多人帮忙寻找,肯定好过我们几人寻找。要知道修士工会是一个庞然大物,十八领都有分支,遍布整个修仙界,是最庞大的机构了!”周青成自信满满的説道。

福伯一听便大感兴趣。的确,如果有修士工会帮忙,让全天下的修士帮忙找,这比个人的效率高太多了。至于悬赏,少爷是dǐng尖炼丹大师,还愁拿不出好东西?

“不错!很有道理!”福伯赞了一句。

“呜——”就在这时,一声类似号角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好,我们碰到了海盗,啊,糟糕,这里是十三大盗的势力范围!”正在值勤的朱九一听这号角声,立即变色,再一仔细辨认海图,顿时失声叫道。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安徽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曲靖治疗妇科医院
扬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需要预约吗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要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