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求仙则仙 第五百三十八章 怪我们?

发布时间:2020-01-16 15:58:53

求仙则仙 第五百三十八章 怪我们?

“走了?她怎么又走了?”白岚珠更怔。

吕玉琢却露出担心之色:“外面那么危险,唐姐姐怎么能走呢?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连惠瑶默默地摇了摇头,暗叹一声:“白嫂子和小玉儿果然还是太不知世事险恶了。”

不过,她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岚珠和吕玉琢被那逃走的凶人所欺骗,便叹息一声,说道:“她杀了武人,为我们桃源乡招惹来了一个大祸患,现在又扔下你们跑掉,你们可千万别将这种人当作好人来感激啊。”

“什么?”吕玉琢又懵了,却是奇怪占据更多。怎么听连惠瑶的说话,大家似乎是将唐姐姐当作了坏人一样?坏的难道不是武人吗?他们这些人,莫名其妙地杀入桃源乡,将他们的东西抢走,谁阻拦就杀谁,根本不在乎旁人的想法,多少人受伤?甚至……也不是没有人死过。

如今,终于有一个武人死了,怎么动手的唐姐姐,反倒成了坏人?

吕玉琢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成了浆糊,她已经不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才是坏了。

白岚珠也觉得自己的脑袋成了浆糊,明明唐承念是为了救她……莫非,是桃源乡里的人误会了?她连忙说道:“惠瑶,你快去将里长叫来。我要解释。武人那时候差点将我杀死,若是唐姑娘动手,是救我啊!便是有错,错的也在我……”

“你以为你没有错吗?”此时,吕高志忽然从屋子外面走了进来,踏着沉着的步伐,语气低沉。

“啊?”白岚珠是没想到,怎么,难道她真的有错?

谁知道吕高志居然还言之凿凿。

“怎么?给了你这么多时间,你竟然还没有想清楚自己错在何处?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不到正午,不许开门吗?你们竟然还收留一个外人!看看,这不就是一个煞星?将那位大人杀了不说,如今居然还逃了!哼,要是她但凡有点良心,肯背下自己的过失,我姑且还敬重她一次,可她显然就是个卑鄙小人!留下这么大个烂摊子给我们!”

跟着走进来的吕三宗也帮腔:“不错,要不是你们,那位大人怎么会死?如今,若是他们派了人来寻麻烦,我们要怎么解释?至于你,竟敢反抗那位大人,害得这个疯疯癫癫的外人居然也敢对那位大人动手,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

等他说完,她岂止有错?简直是罪人!

白岚珠被骂得傻了。

连惠瑶见状,心生不忍,便替白岚珠说道,“里长,这怎么能怪白嫂子呢?她……”

“是啊!我根本没有反抗他!是他忽然朝着床铺冲过来,将我甩在地上,我根本动不了,一害怕,不就不小心碰到了他?谁知道,他以为我是反抗,就举起刀要杀我……我想,那位唐姑娘一定是为了救我才动手的,她不是故意的!”

吕高志更生气了,“为了乡民们,便是挨一刀又何妨?难道,我们不会救你,还需要你去谢谢一个外人?”

“是……”连惠瑶刚要配合吕高志,也跟着劝说白岚珠一下,可听完了吕高志的话,她就无语了。配合这种言|论,她还真张不开嘴。因此,连惠瑶也只是轻轻地拍了拍白岚珠的背,小声劝说道,“罢了,你就服个软,反正你没受伤,别再跟里长顶嘴了。”

她也是怕白岚珠一生气,小姐脾气又上头,和里长大吵。

那白岚珠恐怕没办法在桃源乡里待下去了。可是,桃源乡只有两条路,一条水路,一条通往那武人所在,两条不都是死路?

白岚珠红着眼睛,半晌,慢慢闭上,一行清泪缓缓流下,果然不再开口。

若不是为了吕玉琢,她倒宁愿走河道离去。

吕玉琢还小,站在床上,紧紧地握着拳头,连惠瑶连忙将她揽入怀里,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小玉儿,小玉儿,别这样,你若是有事,谁来照顾你母亲亲?”

吕玉琢也不吱声了。

母女两个,便都静静地任凭吕高志责骂。

骂人也算个体力活,尤其是对手装死鱼,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的时候,就特别没意思。吕高志骂得爽了,才说道:“不管怎么样,这次都怪你们太鲁莽。所以,今天你们受到的损失,乡民们就不帮你们凑了,如果那位大人背后再派了旁人来责问,你自己去应付。”

白岚珠仍旧闭着眼睛,连惠瑶推了她一下,她才虚弱地说了一声:“是。”

吕高志和吕三宗这才终于走了。

……

“好了,他们走了,没事了。”连惠瑶走出屋子,去看了一眼,发觉吕高志和吕三宗果然头也没回,才跑回来报喜。

然而,白岚珠与吕玉琢的目光中,哪里有一丝喜色?

吕玉琢含着眼泪,声音发颤:“难道,这是我们的错吗?若不是唐姐姐,娘亲就死了!他……他怎么能说挨一刀又何妨?挨一刀会死的啊!”

吕高志和吕三宗这时好像就完全忘了,白岚珠是个病人。

白岚珠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再抬起头时,嘴角有一抹鲜红之色。

吕玉琢看了一眼,便急了:“娘亲,您快躺下!我去煎药!”

说完就跳下了床,往厨房冲去。

连惠瑶也连忙大步走了回来,给白岚珠掖紧被角。她将手放在被子上,良久,忽然叹息一声:“我们将来的日子,就永远都要这么过了吗?”

“我当年该随着夫君去的。”白岚珠紧紧地闭上眼,忽然,再一次流下眼泪。

“你说什么胡话!”连惠瑶怒。

“他才是个英雄,我如今才想通,当年的我,竟然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我的夫君抛尸荒野……我胆子小,又没有用,可那时候才是我最懦弱的时候……我……”白岚珠紧紧地咬住唇角,等她松开,便露出了破了的下唇。

连惠瑶也跟着哭了,她一边抹着眼泪,也不忘记白岚珠才是那个哭不得的病人,一边劝说她,“当年的事情,你有什么错?人人都说你夫君错了,可我也看见了,他敢拿着扁担与武人硬拼,就为了救那时怀着身孕的你,虽然他死了,但他是为了救你而死的。”

“他为了救我而死,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曝尸荒野……我这样的妻子,根本配不上他。”

“你别再胡说了,你将小玉儿拉扯他,才算是对得起他,你千万不能做傻事!”连惠瑶听着白岚珠的话越来越不对劲,连忙劝说起来。

只是此时,从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怯懦的声音:“爹爹他……是为了救娘亲而死的?”

那不是与唐姐姐一样吗?

白岚珠仍然含着眼泪,忽然招招手,对吕玉琢说道:“玉琢,你过来,我有话要告诉你。”

“是。”吕玉琢有一种预感,她若是走过去,所听到的故事,足以改变她的一生。

但她仍然走了过去。

连惠瑶听着白岚珠的话,不由得一愣:“你真的要将当年的事情告诉她?”

“她应该知道,她的爹爹是多么伟大,不是桃源乡里那些人污蔑的那样!他是英雄,他救了我们,他付出了生命,却因为桃源乡中这些人的妥协,而成为了一个笑话。他不是笑话。”白岚珠勇敢地回望着连惠瑶,眸子闪耀着激动的光辉,“我希望玉琢可以成为和她爹爹一样,了不起的人。”

连惠瑶忍不住说道:“了不起的人,不是那么好做的!”

“哪怕她最终成为一个平凡的人,度过平凡的一生,也没有关系。可是,我要将我的夫君告诉我的话,也告诉她。她,再告诉她的孩子……哪怕所有人,我们所有的人都平淡地过完这一辈子,也没有关系。”白岚珠喃喃,“只要,还拥有一颗勇敢的心。”

如今的桃源乡里,还有谁,拥有这颗勇敢之心?

或许还有一个吧。

……

“砰!砰!砰!”

唐承念拼命地击打着面前的空气,如果有旁人站在这里,一定会以为她是一个演技一流的疯子。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在她的面前,真的横亘着一道看不见的结界,哪怕她是从这里跳出来的,她也再也回不到那森林中去了。

可是她恶心这个地方!她只想回到现实中去!

“什么鬼假想世界!”唐承念气愤不已,这里哪儿假了?真得跟什么一样!那些人难看的嘴脸,总是能成功地激怒她,于是她现在丢脸地跑掉了!既然跑掉了,难道还回去吗?才不……绝不!不回去!唐承念泡在水里,跟自己发脾气。

可是这也没用,她再怎么发脾气,也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她被困在这个假想世界里了。

确切地说,是被困在桃源乡,哪里也不能去的小地方,哪能称什么世界?

唐承念泡在水里,眼睛忽然瞄到了不远处地河。河流似乎通往别的地方……可是她又想起来,白岚珠曾经说过,桃源乡里有人顺着河流离开过,可是再也没回来。会不会太冒险了?

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医院预约挂号
滕州市财贸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江苏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岳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