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卿空记 159 昔渊之情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1:28

卿空记 159 昔渊之情

而对一切都还未察觉的婆婆此刻刚从慕诀的寝室回来,她的院落离慕诀的虽远,但却宽敞的狠,她特别要求过,这院落不能有任何仆人随意踏入,所以宽敞的院落显得冷清又单调。

今日她走进自己寝室的步伐有些凌乱,即便院落除了她自己便再无第二个神明,她却还是将寝室的门紧紧地关了起来,甚至还四下张望了片刻。关紧的寝室即便是在白日,也显得十分昏暗,一张再简单不过的石床,床上质朴的粗布倒是将简单的石床点缀的有些别致,床内墙壁上的暗格正透过粗布慢慢打开,寝室内夜明珠的光亮透了过来,将暗格里的画像照得清晰了起来。

那画像上的神明一袭浅蓝袍子,容颜倾世,眉眼里的几分灵气尽是调皮,那婆婆看着画像的面色越来越沉……

“卿空!”卿空和萧智一回到盘旋殿,首先积极迎上来的竟是昔渊。

“怎么?这些药还不够你忙的?等在这里干什么?”萧智自然免不了嫌弃几句。

“我……我有要事求你!”昔渊笃定的看着卿空,萧智见状便不再打趣,而是依旧配药去了。

“有事要求我?”卿空饶有趣味的看着此刻又有些为难的昔渊,还真是奇怪,他向来不惧她却也不故意拉拢,此刻会有什么事竟让他来求她?

“对!可否换个清静之地说话?”

“这地还不够清静么?”卿空和萧智刚回到盘旋殿,离将士们还有些距离,别说他们现在这般轻声细语,就算是青禾那嗓门,大殿旁的神明都未必听得见!

昔渊刚想解释,只听卿空继续道:“算了,也不为难你,那就往后殿方向走走吧!”那是复央的寝殿所在,平日里自然少有人烟。

这次昔渊倒答应的干脆,要是在平时。他听到要去复央的后殿则是能躲则躲,此刻卿空心里竟也好奇昔渊所说到底是何事?

“说吧!这里就算你用上神术嘶喊,盘旋殿前也未必能听到声音!”

“那我就直说了,宫主如今已是哀乐王后。那青禾何去何从,宫主可曾想过?”

“青禾?自然是一直留在我身边!”卿空微微一愣,昔渊口中所求之事竟关乎青禾?她的确没想过这小花妖的何去何从,青禾本不是天际登记在册的神明,也就是说。即便是往生,青禾的生死也无法被掌控。囚禁的日子也让卿空早就习惯了青禾的陪伴,要真说起来,卿空自然希望青禾一直在自己身边,也好保护她,让她在这天际随着自己的性子自由快乐。

“宫主自然不会以侍女的身份看她,可是天际岁月漫长,随着她年岁渐长,宫主添子,和亦王执手甜蜜之时。可想过那时候她的感受?”

昔渊的这一番话后,卿空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别说她从未想过,就算现在想来,青禾年岁虽看似跟她和祈公主差不了多少,可心智却还稚嫩的狠,越是这样,她越是该替对青禾有心意之人测上一测!

“这倒也是!青禾陪在我身边几百年,可她由千颜幻化而来,想必年岁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以前还真是我疏忽了!”卿空故意这么说道,她看向昔渊,此刻他的神色终于缓了下来。

“既然将军有意提醒了……我还真该将此事着手准备起来,要是误了青禾的姻缘。就枉费了我对她的一番情意!”站在卿空身边的昔渊则默默点头,脸上也有了喜色。

“我觉得木哈将军就不错!他身在哀乐,如此一来,就算青禾嫁作人妇,也还是可以经常去看我!同是将军,你觉得如何?”卿空故意将话抛给昔渊。

昔渊微微一愣。颇显着急的说道:“我觉得不好!”这哪里不好,却连自己也不知道!

“哪里不好?”卿空故意追问道。

“……这哪里不好……哪都不好!我跟木哈将军见过几次,他那性子耿直不阿,即便神术高强,又深受亦王喜爱,但无半点柔情,况且他已经有了夫人,青禾嫁过去岂不委屈!

“他那耿直性子和青禾倒有几分相似,说不定这样没有弯弯绕绕的感情反而简单直接……”卿空看了看昔渊,那着急模样一览无余,他何尝不是简单直接的神明。

“好,就算木哈将军你觉得不妥,那慕诀呢?”

“慕诀?”昔渊一愣。

“是啊,慕诀!他少年便是往生第一将军,战功赫赫,在天际没有将军能敌,慕家声名在外,再加上慕诀多年未曾娶妻,就凭他的好面孔和好声望,谁做这个将军夫人都是幸运!”天际要嫁给慕诀的女子多的数不清,慕诀的好处即便卿空不说,昔渊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慕诀自然是好,同是身为将军则更加明白,但是就算再好,心意不相投也是无用!慕诀将军心爱的神明并不是青禾,青禾她也说了,她虽钦慕慕诀,却从未想过嫁他为妻,可见两情相悦之事,跟神明品性好与不好也没多大关系!”

“哦?说木哈将军时,你说木哈性子耿直,所以不妥;慕诀你又说姻缘之事与品性没有多大关系,我到底该听哪句?青禾不想嫁慕诀为妻,我自然知道,她那不过小孩脾气,难道这孩子如今也有想嫁的神明了?”

卿空话音刚落,昔渊便跪倒在地,“我知道宫主聪慧,心中自然明了我这番话事出有因!不是我对木哈将军吹毛求疵,也不是要故意阻挡慕诀的姻缘,只是我早已对青禾有情,却在她离开往生之时才慢慢知晓自己心意,如今我和她都未婚配,还望宫主做主!我若能娶她为妻,她定是将军夫人,名分之事我绝不委屈她!并且只她一人,不要什么妾侍!今后定会好好待她,让她一直可以这般简单快乐!”

“起来吧!你早表明来意不就好了么!昔渊将军何时也变得这么弯弯绕绕了!”卿空轻笑,昔渊着急的模样倒不难看出他对青禾的心意。

“我也不想!只是我既不知晓青禾心意,也不知道宫主对她姻缘之事是如何看法,所以才这般试探,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让宫主看笑话了!”

“倒也没弄巧成拙!想必青禾的心意你也试探过了,只是她心思简单,恐怕从未想过嫁娶之事,更别说心上之人!

昔渊看向卿空,青禾到底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即便事先没有准备,她也能明白青禾心意。不过青禾那么简单无脑,倒也不难看透!未完待续。

宁德市医院东侨院区怎么样
番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专治癫痫病医院
临沂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雅安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